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母亲的春节

[作者:葛春香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548 更新时间:2018-02-25 文章录入:MuQinDeChunJie]


年初一清晨,母亲早早起来煮好了饺子,就开始了静穆的祭拜。

母亲先是点燃一段蜡烛,放在一个平稳的地方。而后,拿出年三十下午准备好的一叠一叠的香纸。母亲不愿意用煤火引燃,估计是觉得煤火不干净——刚才我要点香引燃鞭炮的时候,母亲就坚持用打火机,而不让用煤火。

鞭炮响过后,各个神位都要祭拜。我不太清楚家里的神位,只知道腊月二十三新请的灶王爷——灶王爷的像是崭新的。母亲恭恭敬敬地摆好祭品,接着在蜡烛上点着分好的香,恭恭敬敬地插在细细筛好的香炉灰上,恭恭敬敬地退后一步,点燃香纸,而后虔诚地跪下,双手合十,同时嘴唇一张一合,小声地祈祷着什么。之后,家里门前屋后,甚至房子、院子里几乎各个角落,母亲都上一炷香,烧一刀纸,都要虔诚地祭拜。

我不相信神灵,但我突然特别地为母亲的这份虔诚而感动。

随着母亲默默行礼,低声祈祷,我内心也感到震动,甚至震撼,仿佛受到神光洗涤一般畅快。

我静静地跟着,看着。看到角落里灭蚊剂的罐子离火不远,我不动声色,然而密切关注;门后面的香火靠门帘太近,我及时撩起来。尽可能的,我不给母亲一点点儿干扰。

一个八十三岁的老人,不辞劳苦地跪下起来——今年如此,年年如此,一辈子如此。对于这份儿虔诚,我只有肃然起敬,绝没有打断的理由。

此时,我忽然觉得,春节完全属于母亲一个人的——母亲是全身心地沉浸在春节里,此时春节于她就是全部。春节的食材准备,春节的祭拜,春节的饺子,春节的招待,这一切春节事宜她是年年那么精心,那么投入。或许她自己什么都没觉得,但在我看来,她的春节一如秋天里沉甸甸的谷穗,那么充实,那么丰盈,金灿灿,沉甸甸,那么诱人,让人产生无限的幸福感。

 

忽然想起了我的春节,我的春节怎么样呢?

每年似乎都是例行公事——放假,购物,回乡,拜年,返校,似乎都没什么特殊,也似乎都没什么感受。

每一年春节,都好像有什么催着赶着,急急匆匆,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琐碎的事儿却说不清,说过的话儿也记不住,还往往过得劳累疲惫无聊。甚至感叹四起,有时似乎有情怀一些,人云亦云地唱起较流行的调子——年味淡了,传统需要拯救;有时愤青一些,埋怨春晚调侃春晚甚至拒绝春晚;甚至有时小家子气一些,掂量去谁家买什么样的多少礼品;等等等等。

总之,对于春节,对于春节的种种,我并不能感觉到满意,甚至有一些厌倦。

虽然没把春节走丢,但却早已与春节貌合神离了。

不只我,许多人的春节似乎也过得浑浑噩噩。就村里拜年一项来说,也就是影影绰绰、零零散散的存在,原来大规模的家族式全村转的行动,也已经奄奄一息。年三十晚上本是一家人守夜的,有些人却跑到牌局上打通宵的麻将扑克,初一这天就该着补觉了。这年过的有没有精神呢,很难说清。

我的春节怎么这样了呢?

因为物质吗?

是小时候贫穷容易满足,而今物质丰富了,导致人们不太满足了吗?的确,落魄的时候,白菜帮子、菠菜叶儿、馊豆腐和剩锅巴碎米粒儿熬的汤,朱元璋吃起来若山珍,当了皇帝依然回味这珍珠翡翠白玉汤的鲜美,不过,回味是回味,如果再让他吃,估计他得吐掉了。可是母亲的春节怎么不变呢?早些年过春节,五个小孩子,饭要吃,衣要穿,亲戚也得走,钱却是家里极为匮乏的呢,春节是很愁人。如今,物质上怎么说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可是母亲的春节依然如此丰盈。

看来,春节的感受应该与物质关系不大。

因为知识吗?

过去知识贫乏,如今知识爆炸,这人所共知。

如果说知识多了过春节的感受不好,那么,斗胆问一声,古代的大人物们留传下多少吐槽春节的文字呢?有兴趣的尽管去搜,但我听说有人搜出了几百首写春节或除夕的诗,有埋怨命运坎坷的,没听说抱怨节日的。

其实,从知识增长速度来说,大多数人又跟不上知识的步伐。许多人甚至还没学多少,就已经变得陈旧者落后了,其实知识依旧贫乏。

母亲的知识呢?她没上过学,落后少是肯定的,但是谁又能说她一辈子知识没有增长呢?可母亲的春节却劲头十足呢。

看着母亲,我猜测,过节的幸福,或许和庄重的仪式感有关。

在母亲眼里,春节就是一种庄重的仪式——庄重地准备,庄重地祭祀,庄重地祈祷。

在她眼里,神灵祖先是存在的——这与其说是迷信,倒不如说是感恩或者敬畏更合适。感恩让人知足,敬畏让人虔诚。有了这感恩和虔诚,也就有了对未来美好的期许——其实这真的也没必要说成求神保佑。

敬畏,虔诚,美好的期许,或许有了这些,母亲才沉浸在节日祭拜中,才把春节过得那么这么有条不紊,这么投入;

有了敬畏,虔诚,美好的期许,她才能一辈子如一日却毫无重复感地过她的春节;也因此,她的春节过得名副其实,把春节过成了她一个人的春节。

看着母亲,我忽然想,母亲之后,还有谁会扛起这份庄重的仪式感吗?

我吗?谁呢?

我确实不愿沉浸在旧日风俗的回忆里,那只能徒增一份伤感;我也也不愿盲目拒绝一些什么,那未必显示一个人的高品位。

我知道,我只是从一些厌倦中想摆脱罢了,能不能找到这份仪式感,能不能过全身心投入的春节,我怀疑,甚至否定。

不愿意再想。

我只是,也只能,留恋地看着母亲此时似乎有了光环的身影,羡慕着她的春节,并用文字记下来,以待日后细细回味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