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十年一烧今又是

[作者:葛春香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410 更新时间:2018-04-26 文章录入:admin]


晚上查完寝,突然觉得浑身一冷。

坏了,发烧了。

两床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才停止颤栗。

十年一烧啊。我有点自嘲。

确实,九七还是九八年,记不太清了,生疹子烧了一次。零七年左右,也烧过一次,那是冬天吹了寒风。

这次呢,确实是忙得,太疲惫了。

 

其实从大前天开始,身体就有些吃不消了。

那天我跟两个学生说,疲惫得有些受不了啦,当时一个学生陪我聊了一会儿,送我到办公室。于是感觉好多了。

可前天晚上还是感冒了,接着昨晚就烧起来。

 

最近情况种种。

先是不再带原来的剑桥班,改带高一B班。

于是慢慢熟悉每一个人。

刚刚有了一些了解,学生们就开始分方向。

方向大致已定,班级未分的时候,学生最是浮躁——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课业的懈怠。这浮躁把老师的心也扯得难受。

而我,一边是高一浮躁的学生扯心,一边还有会考的课程和VCE课程,更是难受。

 

昨天下午决定分班。

绝大部分同学上了中美。

成绩参差不齐,学习态度也有差异。

我带中美班,这也是一个令我头大的事儿。

如果一切是新入学,那事情要少很多。就怕这半路安排,会有很多意见的,尤其是这些从小没受逆境的孩子。

果然,座位刚一排,声音就有:

“老师,为什么不让我们俩同桌啊?”

声音不止一个,而且还是男女生关系略显密切的孩子!

无语!

之后则是明着告诉她们:

这是有意识的安排!

最后啊,没想到,有意见的还是一个男生。

当然,班会的时候我说了座位问题:

第一,学习为主,心无旁骛;和谐第一,不做带刺的豪猪。

第二,老师对他们的了解还不如特们彼此的了解;

第三,座位不是固定的,合适的时间会调节。

 

座位安排好,就去学生宿舍了。

看他们不紧不慢地磨蹭,又是一顿督促。

 

晚新闻看班级的状态,几个老师都到了,吉米正给他们讲解美国大学的情况。

八点还有剑桥的任课教师会。

晚三再回去,吉米正在讲一个口号:

We are one,

We are strong.

Ivy college

We are come!

桑乐为带操,走上讲台,带着大家喊起来,很是带劲儿!

之后,我就召开了班会。

告诉他家做水滴,一个个水滴相互挽着,就是一朵飘逸的白云;一旦分离,便是一场倾盆的雨。

我们不做豪猪,收起身上的刺。

 

查完宿舍之后,便忽然觉得身上一冷——坏了,身体抗议,发烧了。

宿舍没水,没有药。

我盖了两床被子,才不发抖了。

心里一面想着:明天早晨再烧,正好告假,休息休息。

 

起床的时候,竟然不再烧了!

于是去查学生早操。

 

剑桥班过来的实验班的学生真是起得早。

他们早早站好队伍,没等别的班,就开始跑了。

我们班后面有人磨蹭。不过,当我们跑步回来的时候,大队伍还没有动。

实验班的真起了鲶鱼效应!

 

上午还得上三节课。

大课间让学生回宿舍整理卫生。

本来中午不想走了,可是只顾学生,自己忙得发烧,头发也没顾上洗,乱蓬蓬的。

回家,吃了一包方便面,冲个澡,倒头就睡。

被垃圾电话吵醒的时候,正好到了上班时间。

班车赶不上了,竟搭了同事顺风车,提前到了。

 

又是一个忙碌的下午。

大课间得督促两位个人卫生有问题的学生回宿舍整一下。

 

十年发烧今又是,就是被这些孩子们忙的!

前两次发烧似乎都是偶然,这一次是必然了。

说实话,我自己的孩子都没让我忙过什么,包括上学搬东西。如今在国外读书,都不让我接送。

希望不白忙,希望孩子们能够成长!

上一篇:不想读书

下一篇:如厕的悲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