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我的父亲母亲

[作者:葛春香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345 更新时间:2018-05-04 文章录入:admin]


此文写于2011年7月。而今父亲早已过世,再次翻看,心里仍然有几分感慨。

若干年前,母亲一直对我们说,只要她和父亲都在,他们就不出来跟着我们,除非剩了一个,连饭也做不了了。

两年前,父母搬出来,其实也是有点不得已。

几年前,母亲犯过一次心脏病,夜里急救来到几十里外的衡水。前年,父亲大病住院,胃切除了四分之三。那时我已经买了房子,还没有装修。父亲知道自己的病不好,悄悄地对母亲说,希望住上楼房,哪怕住一天,心里也算痛快了。

我买房本来就打算把他们搬来的。对于父亲的病情,我知道最早,因为我领着他检查,而后独自跑到石家庄做的病理。之后,我抓紧装修,手术后两三个月,父母就搬到新房里了。对父母,尤其对母亲来说,可能来得太匆忙,来得惶惑,来得心里还没有做什么准备,人离故乡,树离故土,情况应该差不多吧。

对于父母到来,我也做了一些设想,比如,经常给他们买点菜,买点日用品,多跑点腿儿,过去看看他们。

可很快,事实出乎他们的预料,也出乎我的设想。

来了没有多长时间,父母就骑着三轮上街了。他们发现街上有些瓶子,纸张等,便捡起来卖掉,零零碎碎,好像有了一点收入。就是这点收入,让父母非常高兴——可能就这一点点,让他们有了在城市里也能自食其力的快乐吧。很快,母亲又发现了菜市场,于是早早地起来,到菜市场捡一点蔬菜包装纸之类的,一早晨竟然也能收获一些。偶尔碰到人家批发剩下的蔬菜,也捡回来。许多时候,倒是父母给我哥哥以及邻居们送蔬菜,根本不用我给他们买。

新房子所在的小区,做买卖得很多,可以说五方杂处,然而和小区里人们的关系,父母处得非常融洽。

这小区还有一栋楼,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于是还有一些剩的料,还有人照看。看料的那位师傅,经常到父母那儿打水,甚至从我家车库里接电源,父母对人家非常热情,当然人家也不白用。后来,看料的李师傅病了,老板干脆让我父亲临时经管一下,父亲于是又添了一点事儿干,快乐了许多。

对门是开玻璃店的,孩子还小,偶尔家里没人,孩子便到我父母那儿。二楼批发蔬菜,看到母亲捡蔬菜包装,干脆有包装都给我母亲留着,卖剩的蔬菜也给母亲,甚至家里纸箱子之类的直接放到我家门口。母亲觉得不落意,便时不时地给人家小孩买点儿零食。

父亲原来喜欢修理自行车,现在不知不觉竟又拾起了旧活,甚至成了半职业,经常给邻里修车子。他和收废品的,修自行车的,甚至买自行车的人们,不知怎么竟然很快都熟了,他从废品站找一些废弃的自行车,还能用的车子,他修理修理卖给收自行车的,收入个三头二十便很兴奋。不能用的废车,他拆下一些能用的零件给别人修车的时候用,给人家修车子基本不收费,或者象征性的收一点,院里的人们基本上都让他来修车,活基本上天天都有;修不了的,父亲便到周围修车摊上学习,他还真用心思!院里人们熟了,甚至有旧车子都让父亲去卖,父亲卖多少就给人家多少,院里人们都很感激,有点废瓶子旧物件什么的也都给父亲拿来。

小区里有一位卖茶叶的,暑天里给父亲一大包茶叶,告诉父亲,不是什么好茶叶,不用感谢。这还真让我感觉不是滋味,我还没有给他拿过去呢。前几天老家一位亲戚不在了,天下着雨,母亲要赶回去,结果卖茶叶的开着车把母亲送回老家,一直送到家门街道上,母亲说给人家油钱,人家说什么也不要,还说,平时修车子、磨剪子磨刀又不收费,他已经很感激了,再说,人不能什么事都说钱啊。

说着这些,我能感觉到父母心里的热流,也能感觉到他们的骄傲——在这个城市里他们能够很快生存,能够不依赖子女,不依赖他人,甚至已经给别人带来一些什么;他们已经融入这个小区,和邻里打成了一片,他们已经在这儿扎下了根。可能正是因为这些,父母心里高兴了许多,身体也硬朗了许多吧。

如今,和父母聊天的时候,已经听不出他们多少对老家的留恋,更多的是这儿的邻里家常,说父亲修车的事,说母亲捡拾废品的事。说起来,他们往往带着满足感。

这些,真的出乎他们,也出乎我当时的想象。

看到他们的满足,我也感觉很满足。

满足之余,我又常常感慨,毕竟,他们已经是高龄之人了,母亲七十六,父亲七十四,这个年纪的人,竟然那么快融入周围的环境,竟然有那么强的自立意识,甚至那么强的生存能力,让我从内心里佩服。当然我现在是有工作,可工作之外呢,我的生活能力,交往能力,甚至生存能力,和他们怎么比呢?有时候我还和他们说一点怨言,比如工作太疲惫等,可从来没有听他们给我发多少牢骚啊!

于是有时我静下心来思量,我究竟做的还是太少,对他们的关心太少,甚至对他们还很吝啬;我懂得还太少,父母身上,究竟有多少需要我们去敬仰,需要我们去学习呢?他们真的是饱经沧桑的大树,是内容丰厚的大书。

曾经养育我长大,年老了还毫无二心的关爱我,精神上为我提供永不枯竭的源泉的父母啊,祝你们永远安康,笑容常在!


上一篇:如厕的悲哀

下一篇:初夏的惊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