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Sat之阿拉丁神灯

[作者:葛春香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352 更新时间:2018-07-18 文章录入:admin]

周二下午第三节,张泽健去操场参加中英足球对抗赛了。

第六届国际艺术节终于结束了。看着教室里同学们艺术节演出留下来的戏服,我叹着,再不洗,就要不得了。翁昊——这孩子特招人喜欢——要去看球,我告诉他,抽时间把这些拿到一楼洗衣房吧,最后班费出钱。


这次艺术节,Sat班排演节目《阿拉丁神灯》,很遗憾,我没有看到。

上场前,我正给孩子们拍照,皓月妈妈到学校门口了。

我特想让她看到皓月的演出,于是急急忙忙去门口接。当我们满头大汗到了博雅馆,阿拉丁神灯刚刚结束,孩子们走下了戏台。

估计皓月妈妈和我一样失落,或者说,皓月妈妈更失落。一个妈妈,对于观看孩子的演出节目的迫切心情我能想得出。中午我把学生的化妆照片发到家长群里的时候,一些家长已经很激动的。


今天有点空闲,于是打开法治与新闻客户端的录像,细细地看起来。

梦琳的角色是国王,节目中第一个出场。

这个出场,梦琳的眼神极其到位——国王的女儿要出嫁了,国王的激动,通过闪闪亮的眼神异常精彩地表现出来。梦琳是个老实的孩子,之前彩排的时候,神情太平淡,我总有些担心,而到了最后的时刻,没想到演绎得如此完美,导演也恰到好处地给了一个特写镜头。梦琳的步子也一改平日的缓慢,与音乐和得恰到好处。

王子从舞台左侧上场了,王子的扮演者是翁昊。斗篷一飘,向来娃娃气十足的翁昊,今天也王子气十足了。

接着,披着黑色斗篷的贾方气势汹汹的来了,贾方的扮演者是齐天瑜,天瑜今天没戴眼镜,陌生的神情增添了一道冷光,今天的权杖也很给力。后面的乌鸦——谷嘉悦一直跟着,黑色的翅膀一扇一扇,倒多了几分可爱。后面,几个黑色服装的帮凶也来了,他们押着神灯使者和公主上场了。身材壮硕的米哲晨扮演神灯使者,小巧玲珑声音细细的黄克非扮演公主……


此时,已经快六点了,中澳班的坤哥——宋昊坤,一身湿淋淋的走来传消息:

老师,六比五,我们放水了四个球。

上半场,剑桥班刘溥哲,贾林潇,中澳班的李豫西,杜明阳,还有昊坤,还有我们SAT的张泽建,主力上阵,很快四比零领先,张泽建一人进了俩球。而后半场则纯粹为了友情,这些主力全下了。


回到班上,班里的同学也回来了——除了张泽建和大米,据说两个孩子打篮球去了,真是精力无限啊!

讨论着比赛结果,我告诉他们阿拉丁神灯的录像在法治和新闻客户端,几个孩子立刻搜出来,因种种原因没有参演的梁一腾和李泽威也围过来。

笑声不断爆发出来,孩子们对场上的细节问题最了解了,随着进程,他们不断爆料:刘千里的裤腰松了;翁昊别在腰里的耳麦在跳跃的时候掉了,机敏的他一只手在后面托着;巫师贾方的帽子掉了;郭浩和千里臀部相撞的滑稽;翁昊王子和朋友郭浩击掌,手竟然都没有碰到;国王的王冠竟然是废纸班折叠涂上颜色;神灯竟然掉了底座……


排练之初,我曾经因为他们连续占用几节课彩排而当堂大怒,指责他们太贪玩,不认真;后来排练的中间我突袭检查,听到桑乐为认真的调度,而后才觉得担心有些过度了。

而今,在孩子们这里,我看到那么多快乐,我想,所有的付出都值了:

我看到黄克非和孙梦琳组织大家量尺寸、买戏服;

我看到泽健因为舞蹈而膝盖瘀肿,葛诚铭的肩膀都有了印痕;

我看到翁昊主动少吃东西,为减轻托举同学的负担而努力减轻体重;

我看到荣雨新身体不适也在排练现场观看;

我知道我们的节目由开始的十分钟缩减到七分钟最后又减为五分钟;

我知道孩子们从策划,到编排,到演出,所流的数不清的汗水……

我记得米哲晨潇洒的动作和豪放的歌声;

我记得黄克非的妈妈主动帮同学录音;

我记得崔皓月妈妈为同学擦汗送来的爱心毛巾;

我记得灯光师崔佳,舞蹈老师张娇娜的热心帮助;

我记得Sat班的老师们,吴志霞,胡清泉,王会佳,王诗甚至外教爱德华一次次跟着排练;

我记得高三的韩天慈、蒋佳秀在托福考试的间隙中友情参演;

我记得经常担任指导的韩天慈因为大家小假期过后动作的生疏而生气的离开;

我记得演出前一天的彩排,翁昊戏服开裆了,尽管布料劣质难缝,可我爱人还是认认真真,一针一针,仔仔细细缝补到近夜里十二点;

我记得老师们把排练及演出的照片传到家长群里;

我知道,有几个孩子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参与,非常遗憾,其实编排里都有他们的位置;

当然,我记得,孩子们提议出演出后庆功出去吃饭,我没支持这种方式,但略有愧疚……


虽然最终的演出我错过了,但是,为了接家长,我觉得值了,我愿意家长更少一份等待,少一分焦急,少一点烈日的暴晒。

演出之后,一天多的时间,我在激动中度过。

Sat的学生们,为衡中的艺术节贡献了一分力量,在二十多个国家参与的国际艺术节的大舞台上展现了自己的才情,展现了团体的凝聚力。

虽然他们还是时不时有一些小小的懒散,虽然还需要老师们几乎不眨眼地盯守和不厌其烦的叮嘱,老师还是从中感到了欣慰。

早晨起来,我带着这些孩子,或许都没动手洗过自己衣服的男孩子,把他们扔做一堆的演出服回宿舍动手洗掉。我心里想,省一些班费,做一份劳动吧。

果然,这些孩子们,有的脸盆买了之后摞在一起就没用过,就是皂粉洗衣液都难寻找……

这些长不大的懒洋洋的活泼泼的可爱的孩子们啊……

奥,他们是翁昊、张泽建、刘千里、米哲晨、温化棋、叶翰哲、金伟旭……


刚刚记下这些文字,中加班的班长刘菁钰就过来借戏服了。

我想,亏得洗了,这些戏服还真有人看上了,其实,就是Sat的孩子们,也想以后有机会再用呢。


上一篇:晨会新闻串串烧

下一篇:冷哥许润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