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明天高考

[作者:葛春香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172 更新时间:2018-10-18 文章录入:admin]

明天,十月十九号,中澳高三的第一场高考,语文口语。

其实,今年六月份,他们已经进行了一场校内口语考试。那次考试,大多数学生准备得还不错,比如叶逸扬,比如赵紫萱,比如王馨悦,但毕竟是校内老师自己监考,学生们还不至于很紧张。

这次是澳方教育部的测试,真刀真枪,或者说见真佛,氛围不一样了,我担心孩子们的表现。


六月份的考试之后,一直在督促大家改稿子。九月份,澳方诺斯科特中学的Nike校长和王真老师飞过来一次。那次,王真老师和我整整一天的时间,紧锣密鼓地逐一对孩子们进行了测试和指导。

临近考试了,我是越来越不放心,可能因为着急,总感觉孩子们不上心,不如以前测试那么积极,可现在是真正的考试啊。

于是,本周二,我决定再对孩子们进行一次测试。

这次,我争取让每一名学生都做一次主考官,在我旁边观摩,同时也提问。目的就是让他们从主考官角度观察和体验,以便他们思考演讲注意的事项,比如自己哪些地方该重读,哪些地方该停顿,哪些地方语调该上扬,主考官才能听得清记得下你演讲的重点,才能给你留下好印象。


从七点半到十点半,我几乎一直没有动地方,因为不只是测试,还对他们加以分析,从语言到语调,从速度到情感,从内容到答辩,等等等等。本来每个同学十分钟,这三个小时,我才完成对八个同学的测试。之后每一个课间,还有晚饭之后,几乎都叫同学过来指导,加上周三的课和自习,昨天晚上,终于指导完了议论。昨天晚上完成的时候,我是又疲惫又兴奋,渗到内心的深处的累,表面上却成了激动是活跃。


他们还存在着种种问题:

宇尚姑娘对“化干戈为玉帛”这个词的理解还不透彻;

茹依姑娘的声音还是有些小;

明朝皇帝朱高炽和朱高煦,坤叔宋昊坤对还是有些含混;

梦一姑娘柔柔弱的声音透露出胆怯,我担心会影响效果;

梓绮姑娘用的“举足轻重”一词似乎还存在问题;

馨悦姑娘以前的演讲还可以,但这次太大意,胡服骑射也没弄清什么时代;演讲时间竟然还差四十秒,必须增添内容;

一开回答问题似乎还有些简单;

宇硕对于有形对手和无形对手的理解还存在问题,林丹的对手马来西亚的李宗伟也说错了;

李阳讲了马谡的故事,却不知道失街亭,演讲似乎也不是很熟练;

子义对于逆境的界定似乎有些模糊;

琰婕姑娘引用了张良得兵书的故事,但是其中到底是尊敬还是忍让,还需要辨析,“谆谆告诫”一词也需注意;

东东的咬字依然需要再清晰一些;

潇漪姑娘的稿子有些长,还需要删减;

涵爷的“不拘一格降人才”,读音错了;

逸扬姑娘语调还是有些平缓,需要加强抑扬顿挫;

豫西对孔子化险为夷的阐述似乎不够,对“玉珏”也不太理解;

莹莹姑娘“慰藉”一词发音错了,对于“舍弃”与“抛弃”的辨析还需加强;

雅静馆长——她是国际部咖啡馆的承包人,对于正能量与逆境的关系处理的也不到位。

其实,他们表现得也有突出之处,比如莹莹姑娘,虽然有病初愈,但声音洪亮,比以前更自信了;比如宇硕,一次比一次好,这次不疾不徐,有一些演讲的范儿了;比如豫西,大将风度,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许许多多,不再赘述。或许我是着急,我一一指出他们的不足,希望他们在考场上表现的更优秀。

昨天晚上馨悦刚刚改好的稿子,都快急哭了,我为她向马老师请了一节课假来背诵,晚三又给她加测,表现好了许多。


这几天了,我得专注地听,听他们稿子以及演讲的问题,给他们设难题,可能太专注了,累得啥都不想干了。

今天早晨没起来查早操,看到通报我班的状况,我到班上稍微点了一下。而后的课,全记乱了。第一节课去了VCE,刚开始讲,李英老师到了——本来是李英的课;第二节课上完,又去了高一C班,结果黄亚丽老师和我同时进班——我又记错了。其实今天第一节第三节我都没课。

回办公室的路上,涵爷又预定下了,周六再加测一回——他属于22号考试的那一批。明天高考了,中澳的孩子们还在上课,我得抽时间提醒他们做提示卡了,估计晚上都得陪同了,明天一天,我也得在他们身边啊。


第一节和第三节都没课,趁着这点点时间,把这两天的疲惫和混乱都记下来,算做梳理,也算作一种休息了。

这个班的孩子很活泼,看到那些女孩子,我总想到大观园里的那些女子,于是便以“姑娘”一词称呼;男孩子呢,有时以班上的外号称呼他们。但愿明天他们考场的表现依然可爱,顺利,精彩!

上一篇:军训感受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