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真俗假雅过除夕

[作者:葛春香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581 更新时间:2019-02-05 文章录入:admin]

节日的过法若干种,有雅有俗,有新有旧。

雅者如兰亭之曲水流觞,多与诗酒文字相关;俗者则是随大流而已;新者崇尚标新立异,旧者则是遵循传统。

这个除夕,我好像过得有旧无新,真俗假雅。

 

有旧无新怎么说?

其一,我依旧遵循老的习俗,春节回老家;根子里,我还是觉得应该在老人身边,年年如此,今年也如此。其二,我觉得除夕应该主要是和长者一起做一点活儿,说一些话儿,或者做一个倾听者——一年到头总不在身边了,得弥补一下。这两点做法似乎都有些陈腐气了,都是守旧无疑了。

时下流行的新方式,比如一起看春晚,比如旅游过年,这个在我脑中还没有扎下一点点根。

我的除夕简直像一把胡子的老人,还不是有旧无新?

 

真俗假雅怎么讲呢?

先讲俗吧。

守旧应该算是俗的第一种。

这一天,我和母亲妻子一起包饺子,吃饺子,而后一起包第二天初一早晨的饺子。忙活完,晚上九点多了。

说道第二俗,我有点脸红了。

那就是抢红包。包饺子的间隙——我擀皮速度还可以,所以有间隙——偶尔打开手机,看到群里有发红包的,尤其是国大家长群里,于是间或抢一个。可是又有些不好意思,干活间隙玩手机,不知母亲怎么想,有没有受冷落的感觉?她自是不说,可我也不好意思。于是,有一些小学生犯错的感觉,不敢老打开手机。这一俗啊,俗得还不那么塌心,甚至有点小尬。虽说微信是新事物,可抢红包似乎已经被某些规则归为俗了,所以在此罗列。

第三俗呢,就是跟不上风俗的俗气了。

除夕本是守岁之夜,风俗都如此,可是我没遵守,十点多就睡了。玩乐到半宿甚至到黎明,大年初一不起来的,似乎有成为新气象的痕迹,我也不入这一流。你看,风俗跟不上,新气象又不入流,这一点是不是俗到根子里了?不过俗就俗吧,母亲年纪大了,不能耗了,我得跟着她的节奏了。

 

俗不可耐,本就没什么可说的,在次也算做一番检讨吧。

不过说起雅来,还真有一点点,听我慢慢说给您。

戛然而止第一雅。

大年三十的上午,竟然编辑了一段文字。二十九晚饭的时候,看着灯光中的母亲,突然有种穿越的感觉,感觉这么多年,这温馨都没有变化。激动之余,还拍了一张照片。三十上午下载了应用宝和订阅号助手,手指便笨拙地在开始了全拼输入法。你说,这算不算雅的小情调呢?然而,一是手机上敲文字不习惯,二来突然有一种距离感突然而来——我是否离眼前的除夕有点远了?这么一想,这段雅的意识就戛然而止了。

一雅未成,下午第二雅又没有章法地来了。

江昆先生先生发过来一段文字——《迎春乐令》。礼尚往来啊,我怎么也得回一首啊。这个词牌我没填过,不知道词谱,就胡乱填了一首。今天打开电脑一查,果然,错了很多,于是悄悄地改了。这次雅啊,错的好像正大光明,改得悄无声息,雅得也是没有章法了。不过,既是雅了,乱也拿过来吧。

迎春乐

感谢江昆先生赠词问候,回赠一首,祝江昆先生一抹霞光,一缕桂红,一囊诗意,一盅美酒,一腔爱心,一路锦绣!

隆隆爆竹迎春到。

花要数,空中闹。

万家全是开颜笑,

共守岁,年年好。

 

酒盏满后都干了。

看明日,梅梢欢叫。

喜气天边来,

拱手拜,朝阳早。 

还有第三雅呢。不过这第三雅则是空中楼阁了。

晚上睡得早,半夜却醒了。隆隆炮声渐渐沉寂的时候,在这狭窄的炕上,听着母亲的呼吸,想着白天听到的一些事情,忽然想起了“孤独的老屋”这么个话题——人终究不可避免地孤独,不可避免地老去;当孤独和年老相逢,那种况味,真的像这村里日渐萧索的老屋,谁能描述呢?不过,这一雅只是空想了,夜半谁还起来写吗?不是空中楼阁,又是什么?

 

总体说来,这个除夕俗的旧的彻底,新的不见,雅的滑稽。说出来,供君一笑,也算过年的乐子吧。

您的除夕怎么样呢?

 

附江昆先生《迎春乐令》:

戊戌岁除,己亥复始。犬声纳福,彘颜送欢。献上一首《迎春乐令》,江昆携妻子桂红给师傅拜年了,祝您及家人愿随春生,成如花明;福伴日月,功似繁星!

柳影抚肩春步早,

惊回首,新岁到。

溪畔青处余晖落,

竹林动,晚风俏。

 

寂寂天幕笼幽道,

星月迟,鹊语声好。

共盏庆年首,

梦里是,芬芳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