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春节观念大碰撞

[作者:葛春香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431 更新时间:2019-02-09 文章录入:admin]

春节氛围轰轰烈烈,浪潮一般汹涌在中国这片广袤的大地上,甚至波及世界。从城市的礼花灯彩,到农村的爆竹隆隆;从火车的一票难求插足难下,到乡间公路拥堵的汽车长龙;从年前年货的精心采购,到亲朋酒桌上的推杯递盏,无一不在演绎春节的壮观。

在这春节碰撞的酒杯里,稍加观察,你会发现一些观念也在碰撞,它们也会溅起阵阵酒花。大年初五了,按传统又是包饺子的日子,刀和案板的碰撞已然在四邻八家响起来,和着这敲击的节奏,把这些碰撞的酒花捕捉一下吧。


回家过年或者自由行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回归老家仍然是大潮。但是在这样的大潮里,另一种方式也在涌动,那就是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过春节,譬如出游等;当然,更有一部分犹豫彷徨于两者之间。其实这种涌动早就存在,只是近来涌动的势头越来越明显。原来可能大城市,而今小城镇,甚至乡村也颇有感受。

我所在的四五线小城市里,一些熟识的人已经出游过春节,我才意识到,这种过年的方式不是少数了。我生长的小村庄里,许多人选择城里过除夕,初一早起再回村拜年;一些人干脆不再回来;个别的,也像《佩奇是啥?》里面拍的一样,接老人到城里过年。酒桌上,亲戚里有未来春节出游的打算。

乡村的春节应该最能代表传统的。

它依然鞭炮声声,但要稀疏多了。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是原因之一,但更主要的,是乡村的人越来越少,过年回家的也越来越少。近些年,种种原因吧,村里没有新房子出现,只是那些老房子静静地立在那儿。他们已经不像原来那么挺拔,沧桑、佝偻、陈旧、落寞,各种味道兼而有之,让人感觉这村庄可能会一直陈旧下去直至荒芜,就像那些无人住的老屋自然倒塌一样。当然,也说不定那一天随着规划而更新。

回家过年之潮似乎像这村庄的老屋,有减无增,虽然依旧有规模,虽然依旧有生机,但向前的力量已然没有那么强大。村里老年人越来越少,年轻人的观念越来越新,过春节的方式也会越来越多样。这碰撞的酒花啊,估计也越来越值得品味。


生为儿孙计,还是自身乐?

打工的时候,人家听说咱们为儿孙买房买车而节省每一分钱,流淌每一滴汗,觉得不可思议。他们认为儿孙得自己努力挣这些。咱们这边不为儿孙付出一切,谁不笑话啊!”

一位曾经在外地打工的亲戚发出感叹。

春节的酒桌上,这样的感慨可不是少数。教育、房屋、婚姻等等,儿孙的这一切都重重的压在长辈们的肩头。他们或是自愿或是无奈,虽然到不了勒紧裤腰带那么艰苦,但是确实在努力节省,有时候,这些也会成为他们酒杯里的骄傲。

和外人的观念相左还好一些,倘若和儿孙的观念冲突,则更多了些生气的成分。

你在节省每一分,儿孙们出手阔绰大方,讲求攀比,主张生活需要享受,这时候恐怕不仅是感慨,而是愤愤不平,甚至矛盾重重了。

你为儿孙这么做,自然也会希望他这么做,而他们生活的环境生活的习惯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和你一样。你拿你的观念要求他们,他们感觉是束缚;他们对你的这种做法可能无动于衷,甚至还有一种可能——他们觉得你没有本事。

如今的中老年人是为儿孙奉献的一代,他们几乎都做好了老年的打算——给儿孙挣差不多了,再给自己挣一点养老钱,不给儿孙造麻烦。然而他们却又是和儿孙观念碰撞激烈的一代人。

从物质贫乏生活贫困讲求责任和奉献的时代跌跌撞撞一路走来的他们,面对的是生活在相对富裕年代更讲求个人讲求自我的儿孙们。几多感慨,几多况味,恐怕几部电视剧都不能弄清楚,春节酒杯里,或能品出些许。


家庭大计还是个人私事?

这个社会发展飞快,前几年还在热演《租个女友/男友回家过年》,现在已经悄然降温。

中老年人的观念其实应该没有改变,他们依然觉得,二十多岁就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这是自然而然应当用分的,当然,这里面还有为儿孙计的成分——赶紧结婚生个娃,还能给你带带,将来想带都力不从心了。这代中老年虽然观念顽固,但在子女面前也能委屈自己,所以让步的往往是他们。他们一旦发现自己的观念形成了绑架,便强迫自己开明起来,任由年轻人自己怎么想吧。

所以,现在春节依然有年轻人婚恋的话题,但都是蜻蜓点水,大都不会无趣地去讨年轻人的厌烦。倒是年轻人容易表露自己的心声了。

不想凑合,与其凑合,还不如自己过呢。”

还没有想结婚的问题。”

婚恋是个人的私事,其他人不应该过问。”

中老年人的观念里,子女的婚恋还是家庭大计的,子女未婚,似乎他们的一项很大的任务没有完成;子女的观念里,父母金钱可以花,但是婚恋的事儿,父母不要参与,那应该与他们无关。

两种观念在春节不可避免地聚在一起。传统的观念必然会越来越弱化,未来社会的发展谁都说不清。独身会不会成为潮流,家庭会不会走向解体,说又能说得清呢?


C位与边缘

春节实际上不只是团圆的节日。按传统来说,更是分清尊卑长幼的时刻。一家老小团聚在老人周围,老人应该是处在核心的位置。实际上那只是传统,核心已经悄悄地转移,完全转移到孩子的身上了。

不信你看,除了合家欢照相的位置老人还处于所谓的C位,其他的基本都不是这样了。

合家欢的照片越来越少了,给孩子拍照却成了许多照相馆盈利的重要方式。

春节的饭桌上也是,孩子爱吃什么,爱玩什么,孩子哭,孩子笑,孩子多优秀,绝对是分贝最高的话题;至于老年人,一句客套的祝福大多数还有,但是有些人觉得那太俗气,于是也像除掉磕头旧俗一样抛弃了;就是老年人自己也不自觉地被裹挟到孩子的话题上了。

现今春节,好多情况都不外如此——人回到老人身边了,礼品也可能带过来了,但是,心似乎没在这儿。吃喝一顿之后,大多数留下一桌狼藉,由老人自己收拾;之后访亲问友,之后回归自己的岗位上,之后依然奔着自己的重心而努力。

一顿忙活暂时成就为了老人的充实和满足,其实,他们身边围绕的大多还是孤独。

不信你想一想,人们对孩子投入了多少?幼儿园越来越多,收费也越来越高,养老院呢?老年人活动中心呢?老年人几乎成了被忽略的群体。社会老龄化也越来越严重,老年人的问题本应提上日程,可是似乎听不到什么动静。

这个时代的老年人,原来他们幼年或者年轻的时候,他们的老人应该是出于C位的,而今,他们的老年到来的时候,C位却又成了孩子。他们的老人他们伺候天经地义,他们老了,似乎没有天经地义地关心他们了,孩子们忙,社会也忙啊。

这一种传统与潮流的冲突,似乎只属于他们这一代人,他们独自舔舐伤口,没有多少人注意。

忽然想起了年近九十的老支书。他身体也还健壮,子孙倒也孝顺,可是据说每天早晨第一件事,便是走到妻子坟前念叨:

你怎么躺得这么安生?这里还有一个活人呢,你怎么还不来叫我走?

我把这些说给别人的时候,他们说,老支书这是有病了。

有病了吗?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听到许多老年人的自责:

你看,我还活着干嘛呢?

如果能够老有所乐,谁还说这话吗?把他们稍微往C位挪一些,他们也许会舒服一些。

这种属于老年人自己的冲突,声音不大,但是很多。在新春的热烈里,它极容易被人忽略。

不过,忽略也好,无视也好,基本上谁都会成为老年人的。

 

春节本是和谐的,就像每年春晚里演出的调儿;春节本是忙碌的,就像每年喊苦喊累的春运;春节也是短暂的,过了初五这天,许多地方就要开工了;春节的酒是味道丰富的,即使不喝,那味道也够人咂摸半年的;观念的碰撞也如这春酒,它们或许只有新旧而无对错,但是也别轻易地抛到脑后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