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班车一觉值千金

[作者:葛春香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544 更新时间:2019-03-06 文章录入:admin]

苏轼说,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觉得,班车一觉值千金。


苏轼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时秋千院落,歌管楼台,清香有花,良宵有月。

我呢,每天早晨五点多上路,无秋千可荡,无歌管可听,无花香可嗅,即使偶尔有月,也被隔在班车之外的原野,本来困意重重,也就无心去看了。到校之后,急着督促早操,急着督促早读,急着督促早预备,周围的一切哪里还有心关注?静下来了,该考虑上课讲什么了。

有的人睡眠好,趴到办公桌上就入睡了;我不行,尽管疲惫,但在办公室就是休息不成,所以有时候讲完课,就兴味全无,啥都不想干了。


然而,有一个地方我却能很快入眠,那就是班车上。

情况经常是这样——班车刚一出门,我的眼皮就不自觉地黏到一起了。

人家苏轼是秋千院落夜沉沉,我呢,则成了班车白日梦沉沉。

班车的座位上,有时睡得前仰后合,睡相不雅,但是种种舒服的感受。


初入眠时,办公室里积攒的一身疲惫顿时从身上卸下,仿佛灵魂轻盈升空的感觉。倘若头垂得过低或仰得过后,那一个盹儿啊,仿佛风筝线牵扯一般,略睁一下眼睛或者正一下睡姿,风筝便依然在天空自由行了。路途中间要经过一个颠簸的桥,开始的时候,睡眠往往突然惊醒,或者头碰到了什么地方;后来,睡眠中也有了手抓什么的意识,那一阵颠簸,便成了海上的波涛,我的梦呢,便成了海上的小船,颠簸过后,又是一片风平浪静。班车到达的时候,我的梦也往往醒来,不过有时睡麻了腿,一瘸一拐的下车来,有时眼都睁不开一蒙一撞地向前摸。当然,也有睡过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全车人都下没了,我才睁开眼,车内外一片漆黑,前面只剩了班车师傅的影子,他可能也没注意到还有一个睡着的人在车上。

班车运行大概十六七分钟,就是这一点点时间,却成了印象颇深颇为享受的片段。这种享受似乎是偷来的或者抢来的片刻,那入眠的滋味很容易让人想到贪婪或者饕餮二字。

我经常找最后的位置,尽管颠得厉害,但是睡眠不会影响他人。虽然不打鼾声,可是睡相毕竟不能让人有审美的愉悦。所以,这个位置会睡得更踏实更畅快更热烈。


有了班车上的这一觉或者两觉,其他时候做起事来便有了精力。

班车师傅的名字特别值得一提。

一位是我的老乡,老家仅三里地远。姓路,名满意;一位姓宋,名银光。这两位师傅大概为这个职业而生,开车技术没得挑儿,尤其是开学的时候,路况多么堵,多么差,两位师傅总能稳稳当当把你送到,送你一路满意,送你一片银光。

而今又新添了一位师傅,姓刘,名双卯,卯年卯时出生。知道卯时是几点吗?早晨五点到七点啊。五点多,学校班车出发,而后朝阳升起,看来双卯师傅也和衡中班车有缘,也为大家送来一片光明啊。

说句良心话,我的班车梦之所以那么享受,全仗班车师傅保驾护航了。

随手写几句,表达对师傅的谢意吧。

小宋银光送与君,

路途满意四方闻。

而今双卯一刘到,

暖载班车梦若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