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事了拂衣去,不言功与名

[作者:葛老师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389 更新时间:2019-05-31 文章录入:admin]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上面是李白的《侠客行》。

初读这首诗,对侠客也充满了向往。“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绝技在身的侠者形象大概就是由此树立起来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功成名就之后隐身而去,潇洒地留给世间一份传奇,侠客似乎都是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

但渐渐地,我的看法有了一些改变。

比如“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是不是有些太血腥?而且也太不实际——为了突出一人,把所有人都当作不堪一击的背景,也就是意淫罢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藏”字反而有做作的嫌疑——不藏人们可能还不知道,一藏可能让名声更远扬了,所谓终南捷径也就是隐而求名,如此而已。

所以,两个句子太牛太傲太作,一点都不自然。为了自然起见,不如改成“事了拂衣去,不言功与名”。功成名就了,谁爱说谁说,不说拉倒,我是一句话也不说了,这多么随性。

 

想完之后,我又有些害怕,害怕这样的想法招人骂。

因为现实生活和人们对侠者的向往很不一致。就“藏功与名”来说,就极其罕见。大多数人都是本来没有什么功与名,却极力包装大肆宣扬功与名,宣扬到自己都相信了别人都相信了还不行,还唯恐外星人不相信,所以,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宣扬不止。要说“藏”也有,那就是藏别人的“功与名”,藏了你的,才能有我的是不?甚至有的不藏,而是直接夺了别人的功与名,那样不更显示自己了吗?这倒真有所谓“十步杀一人,千里我独苗”的意思。

至于我所想的“不言功与名”,看来只有自说自话了。

 

然而,最近出现的消息让我相信,世上还真有这样的人。

那就是95岁的张富清老人。

2018年底,湖北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采集信息时,张富清的信息震惊了在场的人,包括他的儿子。他是“人民功臣”,是“战斗英雄”,有“特等功”报功书,更有报功书上的事迹。1948,为配合淮海战役,西北野战军发起了永丰战役,那次战役中,深夜里他第一个跳下4米高的城墙,炸毁了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四箱弹药。1955年退伍转业之后,勋章和战功就封存了。注意,他并没有告诉人们,我要“藏”功与名了。他只是不说而已。不说就是不说,包括对自己的儿子。想一想我们的传统里,多少人都在说着“老子当年如何如何”呢?

张富清老人的“不言功与名”是坦然的,是发自内心地平常视之,不是遮遮掩掩故弄姿态。所以,六十年之后在调查的时候我也坦然拿出来,这也没有任何炫耀的成分——要炫耀,谁还等六十年呢?我想,即使没有这次调查,即使张富清老人的特等功证书隐没于世,张富清老人也不会有任何遗憾,遗憾的可能是和证书毫不相关的那些人吧?

央视短评说“深藏功与名,是境界更是坚守”,我觉得是对张富清老人的误读,是曲解,他不是“藏”,更不是“深藏”,只是不言,是云淡风轻,这才是真正的潇洒啊。当然张富清老人应该不在乎这些,可是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这也是写这点文字的初衷。

 

这样的人似乎还不止一个。

《英雄赞歌》气势磅礴广为传唱,它的原唱空政歌舞团的演员张映哲也是这样一位不言功名的人物。

1964年,电影《英雄儿女》拍摄,主题曲《英雄赞歌》引起了轰动,后来成为许多场合许多演员希望演出的曲目,甚至歌唱比赛之中。然而,电影放映的字幕表中,并没有演唱者张映哲的名字。于是,原唱的身份也就成了一个谜,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热心的歌迷和听众通过媒体来寻找,张映哲依然没有站出来。最后,参与录音的指挥家胡德风透露了她的身份。2006年,76岁的张映哲登上央视第六届军旅歌曲大赛颁奖晚会的舞台,观众们才了见到了原唱的庐山真面貌。2005年5月,张映哲去世。

如今这个时代,侵权官司司空见惯;为成网红不择手段更是屡见不鲜。张映哲可以打官司要署名吗?可以到处宣扬自己是原唱吗?她没有!可以愤世嫉俗甚至看破红尘出家以求名吗?她没有!她也不是“藏”,只是不说而已!

 

世之熙熙,皆为利来;世之攘攘,皆为利往。

为名利奔走真的无可厚非,我一点儿都不敢批评,我也是被洪流裹挟其中,尽管有些无奈,尽管没有功名。

那些踏踏实实做事情的人,有一些可能被滚滚红尘淹没了,可是,这两个人证明不为名利困扰的人真的存在,他们让你由衷地敬畏。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谨以此句送给张富清、张映哲,以及和他们一样的人们!

 

侠客最静心,怎用佩吴钩?

何需金镂鞍,快走踏清秋?

装束本无异,三教入九流。

功名也曾立,不藏亦不羞。

尊贵是生命,不辨王与侯。

不责红尘客,手段万般求。

谪仙意气在,世上任吹牛。

侠骨埋土里,只要清气留。

我自不言耳,一笑水悠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