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园地

等待……

[作者:葛春香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161 更新时间:2019-09-04 文章录入:admin]


第一次摸底考试,某学生得了出乎预料的低分。问原因,说是不知道等待什么,就没写。

 

试卷作文是“等待”。

题目是这样的: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甜蜜的回忆或等待的惆怅;

“等妈妈回来”到“倚门望子”,家家都在等待中;

等待开花,等待结果,果子熟了,还等待,等待明年……

人生是条长长的链子,“等待”是各环节链子间的纽带。

上面的文字,引发你怎样的启示,请以“等待”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这个学生回答得很干脆。其实,其他学生作文,大多数也不是很明确。

接着讲试卷吧。

试卷的默写内容,有周敦颐的《爱莲说》、杜甫《春望》、龚自珍《己亥杂诗》、崔颢《黄鹤楼》。

让学生们重温这些诗歌之后,我问一个问题:“这些诗歌和这次作文可以联系吗?”

他们似乎还有些茫然。

 

杜甫是不是在等待?等待什么呢?

崔颢在黄鹤楼上是不是在乡愁中等待呢?

龚自珍有没有等待“不拘一格降人才”呢?

周敦颐有没有“人生如莲”等待呢?

等待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期待、守候、盼望呢?材料中“人约黄昏后”不是期待吗?“倚门望子”不是守候吗?“果子成熟”不是盼望吗?

 

他们点头了。

其实,大多数学生只是把“等待”理解成“等待”,所以,所有的内容都成了“你等我”或者“我等你”,大部分是“你等我”。新鲜一点儿的写成“我等我”,有一点儿期盼的味道,有一点灵活的意思。

这看似审题不用心,其实是眼界没有打开。

如果一动笔就围绕自己转,和自己无关的或者关系稍远的就全然不存在,自然可写的就少,于是就编,就套作。这次写得稍好一点儿的,写的是桂花树下的期待,明显的是套作,没有一点真实感——北方谁家会满院桂花啊?

 

写作的时候,站得稍微远一点儿,可以审视自己,审视他人,审视众生,当然,这“审”,是“仔细”的意思,是把每一个人放到滚滚红尘之中,关注他的生命状态,他的喜怒哀乐,这时候可写的内容就多了。

审视自己,便近乎反思;审视他人,便近乎关照。

写自己,便不再只是教室、作业再加一点误解或调皮——你的世界其实很丰富!

写父母,便不再是牛奶、水杯和严要求——他们有除你之外的喜怒哀乐!

除了你,你的朋友、父母、老师,有许许多多人都值得你关注。比如你周围的毕业生,比如啃老族、月光族,打工族、创业族,比如空巢老人、比如下岗工人,比如卖早点的人。各种各样的人都存在呢,眼界放宽,他们便进入你的视野了。更有你读到的那些人,比如试卷里的杜甫、龚自珍、周敦颐、崔颢等等,你说这不是真实吗?

真实并不只是你的经历,你所见的,所读的,抽象出来都是真实。只是真实真的不拘泥于个人的喜怒哀乐,多一点儿多他人的关注,还增加了一份情怀是不?多一点儿对书本里人物的关注,也就多一份揣摩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学习是不?

 

所以,当你面对作文题目不知道些什么的时候,就站得高一点,审视自己,审视你身边或周围的人,那么多信息,总有符合写作要求的地方。关注人生,关注民生,记住前人的话,文章、歌诗,都是为人而作,你还用发愁吗?你还会说“我不知道写什么”吗?

就连试卷默写都为你提供了那么多写作素材,总不能大饼围满了脖子却大喊饥饿啊!

想想看,老师现在等待什么,是不是可以写写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