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热线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德育之窗

别了,我的无名办公室

[作者:超级管理员 转贴自:本站 点击数:111 更新时间:2019-11-08 文章录入:admin]


这个无名的办公室,是我到国际部的第一个办公室。马上就要搬走了,忽然有些留恋。

不想拍照片了,许多东西照片是拍不出来的。

比如那么多的人和事。

刚刚进入办公室的时候,我的对座是工作特别认真负责的吴云霞老师。

我们同时来到国际部,同时进入这个办公室。在这儿,她曾经和刚毕业的老师促膝谈心,倾听他们的困难。别看她脾气刚烈,但每每帮助别人,她都能柔和如水一般,和声细语地帮他们分析情况,甚至陪着年轻的班主任到几百里之外的学生家里去做学生工作。因为脾气刚烈,生气伤身,所以后来会时常见到她服药的样子。因为工作忙,所以,这个办公室有时会见到她的女儿做作业,也会见到她丈夫等待的身影。后来吴老师走了,可能现在又做了幸福的妈妈。因为这个办公室,了解了热心的吴老师,真高兴。

这个办公室,应该见证了一对年轻人的浪漫。

一同进入这个办公室的,还有安安静静地爱思考的安伟功老师和风风火火漂漂亮亮的孙艳梅老师。两位老师努力工作之余,爱慕之情潜滋暗长。而今,他们的小公主也都已经一周岁了,小公主眼睛又大又亮,忽闪忽闪的,可爱极了。我想,如果他们两位抱着小公主来转一圈儿,得有多少故事得讲多长时间啊。

两位化学老师也曾经在这儿一起办公。

他们是脾气特别好极能包容人的闫瑞明老师,还有个子高高的一笔一划写教案的郭丽梅老师。两位老师年纪轻轻,都早早做了幸福的妈妈。闫老师的儿子已经四处乱跑,郭老师一儿一女更是令人羡慕。

那年一起办公的,还有快言快语走路一阵风的英语硕士何艳红老师。何老师每天收拾得利利索索,英语水平已经很高了,晚上还经常在办公室自学,特别令人佩服!对了,这个办公室也见证了小何的两地情——对方是著名高校的博士生!

后来,这个办公室成了VCE办公室,于是来了教VCE双语数学的四川妹子张桥老师,教双语物理的来自内蒙古的林海艳老师。

其实,自从VCE项目成立以来,我们三个就和外教一起合作了。张桥老师上课总是写大量的板书,同时让学生把所有板书都抄到笔记本上。她的板书很有设计,作业笔记批改时不时留很多批语。海艳老师文文静静,又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柔弱。她平时不多言多语,可很善良。前两天VCE家长会,海艳老师吃饭已经很晚了,她发现饭菜所剩无几,而班主任张桂安老师还在给课堂上讲解,于是把饭菜带到张老师桌上,而后又把饭碗还回食堂。张老师每每提起,都是啧啧称赞。

后来进入这办公室的,还有资深美男魏兰锋老师。魏老师发音标准——这个我一个外行不敢评价,他曾经给国际部所有老师专门开了一堂课讲解英语发音。魏老师讲故事特别有魅力,无论什么事情,到他那儿都成了说评书一般,很有白胡子老人摆古的味道。他曾自己买过一把折叠椅,为的是中午在办公室休息。他往这椅子上一坐,你就会觉得他浑身充满了故事。

桂安老师来的很晚,然而却是融入国际部最快的老师。

在他身上,你见不到一点点儿官架子。他是校长助理,跟所有人都是平等相待,包括学生。学生发懒的时候,他会亲力亲为。比如教室的卫生,他经常亲自动手。他这么说,扫地僧扫地也是一种修为,看似辛苦一点,实际上提高了修为提高了境界。在他的影响下,班级的状况渐渐有了变化。张老师服装简单朴素,夏天里经常穿在普高送学生上考场时的战袍——一件蓝色体恤。张老师为人善良,经常考虑老师们工作生活的困难,如果说官的影子,这大概可以算吧。

最后进入这个办公室的,便是徒儿于晓晓了。她刚进来没多久,似乎椅子还没坐热,她还在恍惚之间呢,就又搬出去了。不过这一次我俩一起搬到中教办公室。她本来就在那儿,用吴老师的话说,卖出一个去,拐回一个来!

这么多人,这么多事,回忆起来,心里热乎乎的。

其实,就是我自己,这个办公室里也有许多难忘的事情。

在这儿,我曾经批评剑桥班的那几位翘课看排练的女生,而后和她们的家长一一沟通——这是刚做了剑桥班主任不久;

我曾经把剑桥班的学生们写下的六七十份保证装到一个牛皮袋里,而后决定不再让他们写保证——那些保证真的起不了什么作用。我曾开玩笑说,等将来他们的婚礼上,把这些公布出来,而后,我就抛之脑后了,而那个牛皮袋子我却忘不了。

在这儿,我曾经试着拿放大镜去观察学生们身上可以放大的优点,而后悄悄记下来,之后竟然有一百多篇文字了。这些对他们成长可能起不了什么作用,但留一份回忆也是美好的。那些敲下来的名字,不管别人记不记得,我都很难忘记的。

刘莹慧绿叶子形的便利贴课时表贴过很长时间,班长刘溥哲曾经上过网课,劳动委员曾经辞职未遂。新接手的SAT班的孩子们曾经围在这儿看他们的座次表。

闫主任和他的爱人半夜来过这儿——城铭打球不小心碰破头了,后半夜弄清楚之后,我们才一身疲惫地回到宿舍。

还有那次不成功的扫雪运动。

那是冬天的某个周日,下雪了,我从家里拿了把铁锨,悄悄来到学校。老师们都没在,学生们还在被窝里,我不忍心扫他们的兴,自己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而后出来马马虎虎铲了一点儿雪,就意兴阑珊地回家了。

这个办公室啊,见证了我在国际部的辛苦和磨砺,见证过我的喜怒哀乐。它见到过学生们的进进出出,见到过同事们的勤恳和友善。

虽然中间曾经搬离过一段时间,但是那一段似乎总是不自觉地被屏蔽。这个办公室将不再是办公室,它没有文物价值,然而它却扯着我的思绪,让我想起那些曾经的人,曾经的事。

搬离之后,或许我不再涉足于此,但是这儿的一切,我将会一一珍藏。照片会随着年代久远而失色,而记忆却随着温习而日渐浓厚和温和。

别了,我的办公室!

上一篇:离离暑气散,莘莘学子来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